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首页 > 学术前沿 > 学术视野 > 管理 > 正文

想降低成本,“大物流”管理体制势在必行

物流成本高企问题广受各界关注,究其原因,涉及到诸多环节的诸多领域。交通运输部也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持续采取各类措施,推动物流业降本增效,已经取得初步成效。然而,要想真正降低物流成本,单靠某一领域或某些环节不行,需要从体系、产业、企业与要素、体制与政策、自然地理等层面综合考虑,系统推进。

物流综合体系不够完善

综合交通运输体系未完全形成。高效便捷、能力充分、衔接顺畅、结构优化、布局合理的综合交通运输体系仍未形成,不同运输方式之间协调不足、衔接不畅。运输结构不合理,铁路在综合交通运输中的优势未得到充分发挥。2016年全社会货运量中铁路占比仅7.7%,公路占比则高达78%。全社会货物周转量中铁路货物周转量占比13%,公路则占比33.6%。国际比较看,2010年,中国铁路完成货物周转量占比低于美国近13个百分点,管道完成货物周转量占比低于美国17个百分点,海铁联运比例仅为2%左右,而国际上海铁联运比例通常在20%左右,美国则为40%。

物流服务体系不健全。“干、支、末”与“物流枢纽、物流园区、物流中心、配送中心、终端网点”等构成的物流网络很不完善,干线之间、干线支线之间、干线支线与配送之间、支线与末端之间均存在薄弱环节。物理基础设施网络、信息网络、运营网络尚在形成之中。公共物流基础设施、社会化物流基础设施、企业自营物流基础设施之间的比例不尽合理。

物流业空间分布不均。受经济、生产力、基础设施、市场化程度、信息化水平、需求等因素影响,物流业空间分布“东高西低”(如西部地区铁路发展滞后,路网规模小,物流节点少),城市物流相对发达,物流企业、物流设施、物流活动高度集中在交通、信息更为发达的大中城市,农村物流十分滞后且水平低。“最先一公里”“中间换装一公里”“末端配送与投递一公里”问题突出。大多数城市从农产品进城到中间运输环节的流转再到城市内部的配送、快递分段进行,运作流程多、效率低、成本高。物流资源整合不足,各类物流资源分散、分立、分割,物流资源缺乏和资源浪费并存。

“规模化、集约化、高效率”的现代流通体系尚未形成。批发、零售等传统流通方式仍占主流,流通环节多、渠道长,交易次数多,组织化程度低,流通成本居高不下。如农产品流通主要采取农民—经纪人—产地批发市场—销地批发市场—零售终端这一传统模式,多环节交易延长了物流周期,增加了物流成本。医药流通从生产者到使用者,中间历经多级批发商、经销商、医药代表、医疗机构、零售商等,各环节层层加价。

供应链管理体系缺乏。目前,从国家供应链、区域供应链、行业供应链、企业供应链看,彼此间难以建立深层次互利共赢、资源共享的协作机制,难以开展上下游企业流程优化和功能整合。

物流标准体系不健全。物流标准包括物流设施、设备、专用工具等技术标准,也包括包装、仓储、装卸、运输等作业标准,还包括采集、加工、处理、交换和应用等物流信息标准。物流设施和设备的标准化是物流业发展中一个关键问题,标准化关系到各种物流功能、要素的有效衔接和协调发展,很大程度上影响着全社会物流效率的提高。因物流标准面广量大、内容繁杂,统一标准难度很大,加之我国物流标准化工作相对滞后,使得物流标准化程度较低。而且,物流标准化体系还存在条块分割、部门分割,基本设备缺乏统一规范、标准之间缺乏有效衔接等问题,进一步增加了搬倒、分拣、包装等环节。如托盘标准不统一,托盘不能循环使用,物流操作需多次搬运,预计一年至少增加商品损耗约400亿元。

物流信息服务体系不完善。物流信息化和网络化建设滞后,尚未形成强大、互联互通的信息服务体系,不同物流方式之间的信息碎片化、孤立化。不少部门和单位自建的信息数据库,成为一个个信息孤岛。同一运输方式之间、不同企业之间、供需双方之间信息缺乏连接与共享。物流资源配置不能在更大范围内进行,信息不对称或信息缺失使得供需失衡。信息缺失和不对称使得货运空载问题突出。

国际物流体系薄弱。除了国际海运相对成熟,国际铁路、公路、航空货运、快递、仓储、配送、运输中转枢纽等发展比较滞后。我国物流企业在国际市场中份额很低,进出口所需的物流服务大多需要依赖国外跨国物流企业。例如,国际铁路边境口岸,技术装备能力较差,换装换轨能力不足,铁路物流中心不能适应国际物流发展需要。

应急物流服务体系严重滞后。应急能力薄弱,在应对各类重大突发性事件时,难以做到应急物资“第一时间”高效保障。

产业结构影响物流成本构成

产业结构、工业结构与能源结构的阶段性特征,客观上决定了单位GDP的物流费用支出较大。我国处于工业化中后期和工业2.0阶段,一些省份尚处工业化中期。三大产业中,农业和工业的比重大,其所占比重远高于发达国家。工业结构中,重工业占比大,能源结构以煤炭、石油、天然气等化石能源为主。产业结构、工业结构和能源结构使得单位GDP产生的物流实物量规模大,物流成本占GDP的比重相对就高。从产业物流需求看,第二产业中的采掘业、制造业等提供的是实物形态的产品,从生产到消费离不开运输和仓储,需求大,物流成本支出高。相反,第三产业以服务为主,对物流的依赖程度少,物流投入低、成本支出少,物流成本只占第三产业产值较小的比例。初步估算,单位工业产值消耗的物流量是“第三产业”的近两倍。从社会物流总额的绝对值构成来看,我国工业品物流总额占社会物流总额的比重从2001年的83%增长到2016年的93%,工业物流在全社会物流中占绝对主导地位。随着第三产业在GDP中的比重越来越高,物流费用占GDP比值会逐步下降。例如,1981年至2011年,美国第一、二产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下降了近一半(由42.5%降至24.2%),同期物流成本占GDP的比重也下降了近一半(由16.2%降至8.5%)。

产业布局不太合理。我国各地资源禀赋差异大,区域间经济发展不平衡,形成了内陆地区的传统农业和初加工经济与东南沿海、沿江地区现代工业并存的格局,原材料、能源等从中、西部运往东部,工业品又从东部运往中、西部。中国工业长期产销区分离,货物需大范围、长距离调运,“北粮南运”“西棉东调”“北煤南运”“南菜北运”“南水北调”“西油南输”“西电东送”“西气东输”,货物大跨度、广范围、长距离的转运,加大了物流费用的支出。

产业升级缓慢。产业升级意味着物流中的化石能源、原材料、初级工业品及重化工产品比重降低,精深加工产品、高科技产品、现代服务业等比重有所提高,生产组织方式、流通方式、生活方式等相应变革,这在改变全社会物流实物量需求规模的同时,增加对物流服务多元化、个性化、时效性、精准性等要求。受体制机制、政策、观念、技术、人才等制约,我国产业升级进展不尽如人意,相应影响到物流需求结构的调整。

产业增长方式粗放,可持续问题突出。我国物流业处于初级发展阶段,增长方式粗放,无效运输、不合理运输、过度包装、资源浪费等问题严重;超载、超速造成的严重人身安全和货物损害事故经常发生,给企业和国家带来重大损失。公路、航空、铁路、水路等运输方式的资源、能源、土地等消耗和排放问题突出,社会成本较大。

产业联动不足。物流业与制造业、农业、商贸联动不足,缺乏产业间、企业间、多层次的紧密合作。物流业已经成为制约制造业由大变强、解决三农问题、商贸服务和电子商务持续发展的瓶颈。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标签: 大物流管理体制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