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首页 > 国家治理 > 评价排名 > 正文

对珠江三角洲城市群城市安全状况的测评研究

基于城市安全状况评价体系,结合相关的公开统计数据,对珠江三角洲城市群中各城市安全状况进行了测评排名。根据各城市经济社会安全、生态安全、公共卫生安全、社会秩序安全、网络信息安全各指标得分情况,对其城市安全建设方面的亮点、存在的问题进行了初步探索。

理论模型:城市安全状况评价体系。

核心指标:经济社会安全、生态安全、公共卫生安全、社会秩序安全、网络信息安全。

数据来源:《中国城市统计年鉴2016》,珠江三角洲城市群城市统计年鉴(2016),珠江三角洲城市群城市2015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

主要发现

·珠江三角洲城市群不同城市、不同领域之间的安全水平参差不齐且差距较大。如何缩小差距,推进区域协同共进发展,是未来珠三角城市安全建设的重点之一。

·珠江三角洲城市群紧跟“互联网+”的发展趋势,促进了产业结构转型和能源结构优化,提升了治安管理水平和网络信息安全水平。

·珠江三角洲城市群总体具有人口流动性大、常住人口较多、城中村较多的特征,同时结合测评结果可以看出,珠三角城市网络信息安全、公共卫生安全和社会秩序安全都有待进一步加强。

 

十九大报告强调要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要求“必须坚持国家利益至上,以人民安全为宗旨,以政治安全为根本,统筹外部安全和内部安全、国土安全和国民安全、传统安全和非传统安全、自身安全和共同安全,完善国家安全制度体系,加强国家安全能力建设,坚决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总体国家安全观为筹划国家安全战略提供了基本遵循。近年来,非传统安全威胁日益凸显,如环境污染、资源枯竭、自然灾害、气候环境变化等等,各界对安全的关注也逐渐从政治、军事等领域向个人、社会安全拓展。城市是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生产生活的重要载体,正逐步成为安全治理的重要节点,安全治理尤其是非传统安全治理也呈现出日益明显的“城市化”趋势,因此对城市安全状况进行测评,加快安全城市建设意义重大。

此次测评针对珠江三角洲城市群,包括广州、深圳、佛山、珠海、东莞、中山、惠州、江门、肇庆、汕尾、清远、云浮、河源、韶关,共14个城市。十九大报告中强调要实施区域协调发展战略,提出“以城市群为主体构建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的城镇格局,加快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支持资源型地区经济转型发展”。珠江三角洲城市群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处于非常重要的战略地位,从地理位置来看,珠江三角洲城市群毗邻港澳,与东南亚隔海相望,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着力点,也是粤港澳大湾区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亚太地区最具开放性和活力的经济区之一,珠三角经济经过前几年的转型升级,正呈现出优化发展的新局面;从历史文化发展来看,珠三角长久以来一直是我国对外开放的窗口,拥有多元文化以及先进的科学技术水平,汇集了众多国内外的优秀人才,许多国际性会议和交流合作也都在此开展。

另一方面,珠江三角洲城市群同时也面临诸多新的和复杂的安全问题。从区域产业发展历程来看,对外开放政策使得珠三角地区得到快速发展,但同时区域发展过度依靠土地、矿产、水电等耗竭性资源和能源,为环境和生态带来巨大压力;过高的经济外向依赖度导致经济发展易受外界变化的影响。从区域人口结构看,珠江三角洲城市群是全国流动人口聚集度最高的地区,多样化的人口结构大大增加了这一地区社会环境的复杂性,“世界工厂”里的安全生产、长期处于过度疲劳状态的施工队伍、城中村里的非正规环境和非正规行业、利益主体的正常诉求得不到有效满足等,都成为珠三角发展的重要隐患(姚华松,许学强,2009)。

由此可见,探究珠江三角洲城市群的安全水平意义重大,不仅有助于进一步了解掌握珠三角城市安全状况,同时在促进区域的协调发展,带动全国其他城市安全水平的提高方面具有一定借鉴意义。

一、城市安全状况指标体系的建立

1.指标体系建立需要考虑的因素

安全城市的内涵。正确掌握安全城市的内涵对于构建相应指标体系有重要意义。安全城市是指对自然灾害、社会突发事件等具有有效的抵御能力,并能在环境、社会、人身健康等方面保持一种动态均衡和协调发展,能为城市居民提供良好秩序、舒适生活空间和保障人身安全的地域社会共同体(马德峰,2005)。安全城市理论主要包括六个具体方面:人类社会与自然生态环境的协调发展是安全城市的基石;稳定健康的经济增长与社会改革的和谐推进是安全城市的基本前提;科学的危机管理体制与健全的处理机制是安全城市的重要环节;普遍的公众危机意识和科学的安全救助知识是安全城市的重要防线;政府是构建和管理安全城市的直接参与者;人类的全面发展为安全城市的最终目标(董晓峰等,2007)。安全城市的内涵不是狭隘的,其外延所涉及的内容也比较广泛,如环境安全、医疗安全、基础设施安全、经济安全、信息网络安全等等,因此在建构指标体系时,需要多维度、多方面考虑。另外,安全城市不仅仅与城市居民的安全有关,还涉及居民对城市安全管理的看法,以及政府对安全建设的政策、对突发事件的应急处理等等。

测评指标的分类。安全化过程有四类不可或缺的行为主体。第一是安全化主体,主要是国家但不仅限于国家;第二是涉及对象,即安全需要得到保护的对象,通常指生活在城市的民众;第三是威胁代理,主要指威胁来源,如自然灾害、网络病毒等;第四是听众,决定安全化逻辑被接受的程度,具体指城市居民对于城市安全管理的接受度、满意度等。安全化的推进过程中,不仅需要主要实施者发起行动还需要听众积极响应。可见,安全化的推进不仅需要政府制定实施与之相关的政策、规定,同时需要及时听取城市居民的意见反馈。基于这些原因,本次指标的测量研究方法不仅包含客观数据,同时也包含通过采访和调查获得的主观数据。

指标选取原则。构建指标体系时需要遵循全面性、整体性、科学性、简明性、可操作性、动态性以及稳定性原则。同时,构建指标体系时,需要做到内容全面、计算科学、指标操作性强,且能反映时间变化等内容。

2.指标体系的具体构成

从指标体系构建的全面性、整体性以及可操作性出发,此次城市安全指标体系包含四个层次,分别是目标层、系统层、准则层和指标层(见表1)。

目标层:以城市安全综合发展状况作为目标层的总指标,用以衡量城市整体安全发展水平、能力与协调度。在进行城市安全综合发展状况测评时,需要选择动态指标、静态指标、存量指标与流量指标等不同类型指标,使其可以在时间尺度上反映城市安全系统的发展速度和变化态势,在空间尺度上反映整体布局和结构优化特征,在数量上反映总体发展规模和现代化水平,在质量尺度上反映安全城市的综合素质、能力、潜力。

系统层:系统层由反映目标层的指标构成,为了实现城市各领域安全发展、协同共建的目的,系统层的指标分别由经济社会安全指标、生态安全指标、公共卫生安全指标、社会秩序安全指标、网络信息安全指标构成。从这五个指标出发,能够多方面、全方位的反映城市的安全现状以及可以进一步提升的空间。

准则层:准则层将城市安全评价模型中的五个指标细分至详细数据,从而指导指标层的构建。具体表现为根据系统层所设定的主要评价内容,判断考察的变量是否重要;判断要考察评价的变量是属于输入层面(可能造成影响的因素)还是输出层面(评价安全体系的表现或者绩效)。从政府主体性的角度来看,输入型指标主要指政府为安全建设而投入的人力、物力、财力以及对安全现状会造成影响的因素,比如地区生产总值增长率、城市维护建设资金支出、工业固体废弃物综合利用率和污水及生活垃圾处理率等。输出型指标则指安全建设水平造成的结果因素,比如公众对医疗质量水平的看法、城镇登记失业率等等。公众对政府在相关领域的表现的评价和期待水平则兼具两种属性,既是影响评价的因素也是评价所依据的绩效。根据此理念进行指标层构建,能够建立全面的指标体系,同时也能对政府、社会对于安全建设的投入程度和管理结果进行比较,发现问题、总结区别,不断完善安全建设。

指标层:指标层是用来反映各准则层的具体内容,它是由单项指标来体现的,这些指标的设计不仅要静态反映城市安全现状,而且还要动态反映其变化趋势,为了遵循全面性原则,指标体系的构建可选择客观指标和主观指标并用的方式。既有公开的数据信息,同时也有通过问卷形式获得的最终信息。

综上所述,在本次城市安全状况评价体系的构建中,安全指标主要由5个系统层指标构成,在系统层指标之下共12个二级指标。12个二级指标则由25个指标层指标构成。整个体系层层递进,能够系统、全面又详细的反映城市安全建设输入成本和输出结果,能够有效促进安全城市建设。

3.指标分析计算方法

指标的无量纲化方法。为了增强测评结果的科学性和可比性,在对指标数据的选择和设定过程中,我们应用了此前测评研究中连续使用过的具有单调性和凸性特征的指数功效函数,对指标数据分别进行了无量纲化和标准化处理。该功效函数的具体形式如下:

该功效函数中,d是量化后的得分,我们将其区间控制在了60-100之间,x是观测值,也就是各指标数据的实际统计值,xh是满意值,xs是不允许值。一般来说,正向指标满意值取各指标的最大值,不允许值取其最小值,但诸如城镇登记失业率这样的指标是逆向指标,满意值应取其最小值,不允许值取其最大值。在操作过程中,经过功效函数的转换之后,就可将各指标数值全部转换为60-100之间的得分。

然而有必要指出的是,依据该功效函数所得出的结果是相对结果,指标数据的最小值和最大值会影响城市安全水平的得分。也就是说,如果改变参与测评的样本量,可能会导致数据指标的最大值和最小值发生变化,最终得分也会发生变化。但是这并不会对城市安全水平排名顺序产生影响,也就是原有城市安全水平的先后排序将保持不变。

指标体系的权数。已有的研究或采取专家调研法,主要包括从主观上为指标设定权重;采取客观赋权法,即采用层次分析等统计方法,从数据的分析和统计中求得权重。此次测评,我们对于指标权重的设定采取的是变异系数法与主观赋权法相结合。其中,一级指标权重通过主观赋权法得到,二级指标、三级指标权重通过客观赋权法与主观赋权法结合得到。

指数合成方法的应用。用于合成的数学方法很多,比较常见的有加权算术平均合成模型、加权几何平均合成模型,以及加权算术平均和加权几何平均联合使用的混合合成模型。在这里,综合比较了以上合成方法之后,我们选用了加权算术平均合成模型,主要考虑到该模型算法相对于加权几何平均合成模型较为便捷,但是同样有助于拉开被评价对象的档次。之所以采取加权平均而非算术平均,主要是考虑到加权平均考虑了个体在总体中的占有份额对均数的影响,即所谓的权重对均数的影响,更为科学合理。

二、测评结果

1.城市安全综合排名

珠江三角洲城市群中深圳的城市安全综合水平得分最高,作为我国的经济特区和具有国际影响力的现代化城市,深圳在安全管理方面取得的成果显著,排在其后的依次是珠海、广州和东莞,三者得分差距较小(见图1)。珠海近几年经济发展迅猛,在经济社会安全方面有巨大的提升;广州作为广东省会城市,综合实力比较优异;东莞加强了社会治安管理,城市安全状况得到进一步完善。其他综合得分在平均分之上的城市分别是中山、汕尾和佛山。共7个城市得分在平均分(76.54)之下,城市综合安全水平较低的是云浮、江门和清远,这三个城市的得分与深圳得分差距较大。由此可以看出,珠江三角洲城市群之间安全水平参差不齐且差距较大,如何缩短差距,推进区域协同共进发展是未来珠三角安全城市建设的重点之一。

2.经济社会安全状况

珠江三角洲城市群中经济社会安全得分排名前三的城市分别是珠海、广州和深圳(见图2)。这一得分不单单体现了城市经济社会基础,更着重于分析其发展速度。近几年珠海经济呈现稳中向好态势,转型升级逐步加快推进,新动能加快成长,地区生产总值、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在2017年初均居广东省首位,发展势头迅猛。广州、深圳作为珠三角经济发展的领头羊,基础雄厚,资源丰富,粤港澳大湾区的规划建设,更是为其提供了丰富的发展机会。广东自贸区(广州南沙自贸区、深圳蛇口自贸区以及珠海横琴自贸区)为建设全方位、多层次和宽领域的对外开放而努力,进出口贸易成绩显著。十九大报告提出要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强调“要以‘一带一路’建设为重点,坚持引进来和走出去并重,遵循共商共建共享原则,加强创新能力开放合作,形成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济的开放格局。拓展对外贸易,培育贸易新业态新模式,推进贸易强国建设”,“赋予自由贸易试验区更大改革自主权,探索建设自由贸易港。创新对外投资方式,促进国际产能合作,形成面向全球的贸易、投融资、生产、服务网络,加快培育国际经济合作和竞争新优势”。借力十九大报告的指引,今后的珠江三角洲城市群必将构建更加全面开放的新格局。

经济社会安全得分较低的是江门、韶关和佛山,佛山经济社会虽平稳发展,但实力与珠海、广州差距较大。如何促进经济增长、产业结构优化,推动人才培养方针落实,从而进一步提高综合实力,是这几个城市未来进一步推进经济社会安全工作的重中之重。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责任编辑:张盈盈]
标签: 珠江三角洲   城市群   状况   城市   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