嘲弄资本与艺术市场 为“颠覆”而生的当代艺术

2018-11-05 12:39 我要评论(0)

核心提示:班克斯(Banksy)在苏富比拍卖会上自毁作品引起艺术界轩然大波,如此惊世骇俗之举自然引来各方不同的评论声。有人赞其为对抗艺术市场、反击消费主义的壮举,有人却对此嗤之以鼻,认为这不过是一次颇为成功的自我炒作。

19、

【欧洲时报记者周轶伦编译报道】班克斯(Banksy)在苏富比拍卖会上自毁作品引起艺术界轩然大波,如此惊世骇俗之举自然引来各方不同的评论声。有人赞其为对抗艺术市场、反击消费主义的壮举,有人却对此嗤之以鼻,认为这不过是一次颇为成功的自我炒作。不无讽刺的是,这一恶作剧反而使中标收藏家更加执意买下此画,还决定将毁坏的作品开放给大众参观两天。通过作品颠覆体制,再被体制所吸纳,这是艺术家永远无法摆脱的循环圈套。以自毁作品来对抗体制,班克斯不是第一人,以破坏规范来重建秩序,班克斯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人。当代艺术中,毁坏与颠覆成为永恒的魅力所在。

丁格利《向纽约致敬》。(图片来源:欧洲时报)

丁格利《向纽约致敬》:对现代机械文明的嘲讽

1960年,瑞士达达主义艺术家尚.丁格利(Jean Tinguely)接受纽约现代艺术馆邀请,创作了装置作品《向纽约致敬》(Hommage à New York)。这是一架自毁式机器,一架不能预知其运动过程的偶发机器(machine-happening)。整个作品由自行车车轮、电机、钢琴、邮件地址印刷机、推车、浴缸和其他废弃物品组成。当年,它在纽约现代艺术馆花园所有观众面前开启“自毁”模式,经过27分钟的疯狂自杀式运动,虽然没能完全毁灭,但也只剩下一些残骸。对于艺术家来说,装置的肢解影射了生命的昙花一现,以此讽刺纽约的浮华景象。两年后,他受美国国家广播公司之邀创作了《世界尽头研究二号机》(Study for an End of the World No. 2),在美国拉斯维加斯近郊沙漠中成功引爆。

可以说,丁格利创造了两种最迷人的现代艺术作品:自动绘画机器(“Meta-Matic”)和自毁性装置,这些都建立在杜尚的思想基础之上。关于自毁性装置的创作,丁格利曾表示:“当创作一个我原本就打算让它摧毁的装置时,我感受到了一种完全彻底的自由。也就说是,我正在创作一件不知道它能存在多久的作品,一分钟、十分钟、两小时或者十年。我唯一需要考虑的问题就是如何赋予装置彻底的疯狂和自由。”因此,丁格利创作的所有“偶发性”装置,现在我们只能通过录像、照片来欣赏。艺术成为捕捉生命和社会因素以及传递运动的载体,通过运动,丁格利重新发现了生命与社会的关系和意义,这是同时代艺术创作所欠缺的。丁格利曾说过:“我与达达主义一同分享某种对权力的不信任。我们不喜欢权威,也不喜欢权力。这是达达主义的特征,也是激浪派(Fluxus)所要表达的,这在第二代纽约艺术家,如罗伯特.劳森伯格(Rauschenberg)、贾斯培.琼斯(Jasper Johns)远离规范的创作中可以看见。在任何地方都有反抗的形式,对我而言,艺术是一种一目了然、完全彻底的反抗形式。”

Tania Mouraud《火刑》:自我质疑、毁灭与重生

1968年,法国艺术家Tania Mouraud在经历了多年创作生涯后,于Villejuif医院庭院内当众烧毁了其创作的所有绘画作品。评论家认为,这是艺术家一次彻底的自我解放。每当Tania Mouraud掌握了某一创作手法,她就会对此产生质疑。在为自己的绘画作品判以“火刑”后,Tania Mouraud从此与绘画一刀两断。这次壮烈的焚烧作品之举被永久定格在一张摄影作品上,并成为其艺术创作的新的重生。

Tania Mouraud是一位不断在进化中的艺术家。当意识到艺术的真谛存在于画板之外,从1969年开始,她创作了由冥想室和启蒙空间构成的作品,这是一种环境艺术,表现了艺术家对人类在世界中身份的哲学思考,以及关于“空间的补充与灵魂的补充”的追问。1972年,Tania Mouraud通过在防水篷布上的字词来研究“视觉行为”。这种“反审美”创作赋予环境一词一场定义上的变革。到了21世纪之初,Tania Mouraud又转向视频创作,以各种形式的异化和解构来重建历史。

从创作生涯之初起,Tania Mouraud就选择以“必须成为战士”的姿态示人,力争获得作为一名艺术家不受限制以及拒绝被定义的权利。她的女权主义也体现在“跳出私人范畴,对语言这一第一权力工具的占领”。如今,Tania Mouraud继续着她与统治者的抗争,通过公共空间的创作来质问并解构权力体制与历史霸权。

这样一位对一切心存质疑的艺术家,绝不会允许艺术被商业所操控。今年年初,她与法国众多文化名人在法国《解放报》(Libération)上联名发表公开信,抗议巴黎市政府将杰夫.昆斯在巴黎遭袭后赠予的巨型雕塑安放在市内的计划。Tania Mouraud认为这件作品是一种迪士尼美学,并建议“最适合放置这件作品的位置应该是纽约的特朗普大楼。”

Malcolm Morley《白金汉宫第一名》:为“完美”制造点“意外”

在拍卖会上试图摧毁作品的艺术家,班克斯并非首创者。早在1974年,一场巴黎的拍卖会上,英国裔美国艺术家 Malcolm Morley举起装满颜料的喷枪试图弄脏自己的画作,虽然“摧毁”行动未能成功,但叛逆之名便一直伴随在Morley左右。

今年6月, Malcolm Morley在纽约州家中安详离世,享年86岁。他是1984年英国透纳奖创立后首位获奖者,以超级写实主义(hyperréalisme)画风闻名艺术界。在超级写实主义艺术家中,Malcolm Morley是特立独行的离经叛道者,这种思想上的自由使其成为二十世纪下半叶欧美最具影响力的艺术家之一。

童年时代,Malcolm Morley曾因盗窃被判入狱,在狱中,他读了Irving Stone的梵高传记《对生命的渴求》(Lust for Life),从此立志成为一名画家。1960年,Malcolm Morley放弃抽象画创作,转而投入当时兴起的超级写实主义。超级写实主义风格类似高分辨率的照片,作品中的对象和场景描绘得精致异常,以此创造出照片中所没有的一个新的现实幻想。这并不是说他们是超现实主义,因为这种幻想是令人信服的现实描写,现实感会使欣赏者产生高清晰度图像的幻觉,但是比图像更细致。

Morley对通过绘画放大照片尤其感兴趣,他将自己的创作比喻为用放大镜看图片,其实也包含着用放大镜看人生之意。正如他创作的著名画作《白金汉宫第一名》,几近完美,但也正因为此,Morley决定为作品制造“意外”以颠覆画作所呈现的如明信片般的寂静之美。这一举动可以说是向杜尚和贾斯培.琼斯致敬。首先,Morley将赛马比赛所用红色绶带钉在了画作的左下角。接着,1974年,当这幅作品在巴黎拍卖时,他突然用灌满紫色油画颜料的喷枪向画作“扫射”,试图弄脏作品。但最终这一叛逆行为被制止,毁画行动没能成功。为了纪念这一行动,Morley将喷枪钉在了画作的右上角。如今,参观者可以在蓬皮杜艺术馆看到这幅充满故事的作品。

Jean Pierre Raynauds 搭建的住房在毁坏前的样子。(图片来源:欧洲时报)

Jean-Pierre Raynaud《位于La Celle Saint-Cloud的家》:摧毁“理想的乌托邦”

巨大的花盆和铺满白色瓷砖的建筑是法国著名当代艺术家Jean Pierre Reynaud最具标志性的两大象征。尤其是他从1969年起在巴黎西郊La Celle Saint-Cloud为自己建造的白色瓷砖建筑,成为他艺术生涯最重要的作品之一,但万万没想到,作为创造者的Jean Pierre Reynaud也成为了作品的摧毁者。

1969年,Jean Pierre Reynaud和他的妻子在La Celle Saint-Cloud建造了一座普通房子。很快他就意识到这种经典、正常的生活不是为他而生,也完全不适合他。随即这位无法随遇而安的艺术家决定结束这一切:他离了婚、亲手摧毁了与妻子共同建立的家庭,并试图从原有房子中找寻自身的意义和理想的乌托邦。他解释道:“我想建一座房子,就像每个人的房子一样,和我妻子住在一起。(...)我在这所房子内住了几个月。这对我来说是一种全新的体验,在那里,我意识到自己永远无法适应一个‘正常’的地方。(...)我觉得我必须质疑一切,这是我存在的一部分(...)我对自己说:‘必须重新研究身体的意义,并思考我是谁。’”

独自一人,Jean-Pierre Raynaud在他家中开始寻找理想之地的美学:这一乌托邦该如何定义?他通过研究空间的纯洁性来实现这一点,于是他决定使用一种常见单色建筑材料来覆盖整个建筑,那就是白色陶瓷砖。这种瓷砖在他家中无所不在,覆盖了他家的每平方米,由此带来的纯净与线条使得这座房子呈现出艺术的维度。

但到了1993年3月,Jean Pierre Reynaud又打算摧毁这一由他一手建造的“理想乌托邦”,历经24年的创作就这样被无情暴力地打碎。艺术家说道:“当我于1988年意识到这一作品已经完成,这对我来说是一个突然的打击,就好像研究到了尽头,生命也到了尽头。我无法接受自己与这一作品之间将要维持的关系,于是四年来,我一直在思考这一问题。最终,我意识到自己没法守护它到死,这个完美的建筑值得一个更大胆的结局,使其成为一件纯粹的艺术品。因此它必须承受一场终极变形,那就是摧毁。”最终,被摧毁的房子成为Raynaud最为人所津津乐道的作品。Raynaud重建理想之家再将其摧毁的故事也成为了艺术家天才与疯狂的见证。

【欧洲时报记者周轶伦编译报道】班克斯(Banksy)在苏富比拍卖会上自毁作品引起艺术界轩然大波,如此惊世骇俗之举自然引来各方不同的评论声。有人赞其为对抗艺术市场、反击消费主义的壮举,有人却对此嗤之以鼻,认为这不过是一次颇为成功的自我炒作。不无讽刺的是,这一恶作剧反而使中标收藏家更加执意买下此画,还决定将毁坏的作品开放给大众参观两天。通过作品颠覆体制,再被体制所吸纳,这是艺术家永远无法摆脱的循环圈套。以自毁作品来对抗体制,班克斯不是第一人,以破坏规范来重建秩序,班克斯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人。当代艺术中,毁坏与颠覆成为永恒的魅力所在。

丁格利《向纽约致敬》。(图片来源:欧洲时报)

丁格利《向纽约致敬》:对现代机械文明的嘲讽

1960年,瑞士达达主义艺术家尚.丁格利(Jean Tinguely)接受纽约现代艺术馆邀请,创作了装置作品《向纽约致敬》(Hommage à New York)。这是一架自毁式机器,一架不能预知其运动过程的偶发机器(machine-happening)。整个作品由自行车车轮、电机、钢琴、邮件地址印刷机、推车、浴缸和其他废弃物品组成。当年,它在纽约现代艺术馆花园所有观众面前开启“自毁”模式,经过27分钟的疯狂自杀式运动,虽然没能完全毁灭,但也只剩下一些残骸。对于艺术家来说,装置的肢解影射了生命的昙花一现,以此讽刺纽约的浮华景象。两年后,他受美国国家广播公司之邀创作了《世界尽头研究二号机》(Study for an End of the World No. 2),在美国拉斯维加斯近郊沙漠中成功引爆。

可以说,丁格利创造了两种最迷人的现代艺术作品:自动绘画机器(“Meta-Matic”)和自毁性装置,这些都建立在杜尚的思想基础之上。关于自毁性装置的创作,丁格利曾表示:“当创作一个我原本就打算让它摧毁的装置时,我感受到了一种完全彻底的自由。也就说是,我正在创作一件不知道它能存在多久的作品,一分钟、十分钟、两小时或者十年。我唯一需要考虑的问题就是如何赋予装置彻底的疯狂和自由。”因此,丁格利创作的所有“偶发性”装置,现在我们只能通过录像、照片来欣赏。艺术成为捕捉生命和社会因素以及传递运动的载体,通过运动,丁格利重新发现了生命与社会的关系和意义,这是同时代艺术创作所欠缺的。丁格利曾说过:“我与达达主义一同分享某种对权力的不信任。我们不喜欢权威,也不喜欢权力。这是达达主义的特征,也是激浪派(Fluxus)所要表达的,这在第二代纽约艺术家,如罗伯特.劳森伯格(Rauschenberg)、贾斯培.琼斯(Jasper Johns)远离规范的创作中可以看见。在任何地方都有反抗的形式,对我而言,艺术是一种一目了然、完全彻底的反抗形式。”

Tania Mouraud《火刑》:自我质疑、毁灭与重生

1968年,法国艺术家Tania Mouraud在经历了多年创作生涯后,于Villejuif医院庭院内当众烧毁了其创作的所有绘画作品。评论家认为,这是艺术家一次彻底的自我解放。每当Tania Mouraud掌握了某一创作手法,她就会对此产生质疑。在为自己的绘画作品判以“火刑”后,Tania Mouraud从此与绘画一刀两断。这次壮烈的焚烧作品之举被永久定格在一张摄影作品上,并成为其艺术创作的新的重生。

Tania Mouraud是一位不断在进化中的艺术家。当意识到艺术的真谛存在于画板之外,从1969年开始,她创作了由冥想室和启蒙空间构成的作品,这是一种环境艺术,表现了艺术家对人类在世界中身份的哲学思考,以及关于“空间的补充与灵魂的补充”的追问。1972年,Tania Mouraud通过在防水篷布上的字词来研究“视觉行为”。这种“反审美”创作赋予环境一词一场定义上的变革。到了21世纪之初,Tania Mouraud又转向视频创作,以各种形式的异化和解构来重建历史。

从创作生涯之初起,Tania Mouraud就选择以“必须成为战士”的姿态示人,力争获得作为一名艺术家不受限制以及拒绝被定义的权利。她的女权主义也体现在“跳出私人范畴,对语言这一第一权力工具的占领”。如今,Tania Mouraud继续着她与统治者的抗争,通过公共空间的创作来质问并解构权力体制与历史霸权。

这样一位对一切心存质疑的艺术家,绝不会允许艺术被商业所操控。今年年初,她与法国众多文化名人在法国《解放报》(Libération)上联名发表公开信,抗议巴黎市政府将杰夫.昆斯在巴黎遭袭后赠予的巨型雕塑安放在市内的计划。Tania Mouraud认为这件作品是一种迪士尼美学,并建议“最适合放置这件作品的位置应该是纽约的特朗普大楼。”

Malcolm Morley《白金汉宫第一名》:为“完美”制造点“意外”

在拍卖会上试图摧毁作品的艺术家,班克斯并非首创者。早在1974年,一场巴黎的拍卖会上,英国裔美国艺术家 Malcolm Morley举起装满颜料的喷枪试图弄脏自己的画作,虽然“摧毁”行动未能成功,但叛逆之名便一直伴随在Morley左右。

今年6月, Malcolm Morley在纽约州家中安详离世,享年86岁。他是1984年英国透纳奖创立后首位获奖者,以超级写实主义(hyperréalisme)画风闻名艺术界。在超级写实主义艺术家中,Malcolm Morley是特立独行的离经叛道者,这种思想上的自由使其成为二十世纪下半叶欧美最具影响力的艺术家之一。

童年时代,Malcolm Morley曾因盗窃被判入狱,在狱中,他读了Irving Stone的梵高传记《对生命的渴求》(Lust for Life),从此立志成为一名画家。1960年,Malcolm Morley放弃抽象画创作,转而投入当时兴起的超级写实主义。超级写实主义风格类似高分辨率的照片,作品中的对象和场景描绘得精致异常,以此创造出照片中所没有的一个新的现实幻想。这并不是说他们是超现实主义,因为这种幻想是令人信服的现实描写,现实感会使欣赏者产生高清晰度图像的幻觉,但是比图像更细致。

Morley对通过绘画放大照片尤其感兴趣,他将自己的创作比喻为用放大镜看图片,其实也包含着用放大镜看人生之意。正如他创作的著名画作《白金汉宫第一名》,几近完美,但也正因为此,Morley决定为作品制造“意外”以颠覆画作所呈现的如明信片般的寂静之美。这一举动可以说是向杜尚和贾斯培.琼斯致敬。首先,Morley将赛马比赛所用红色绶带钉在了画作的左下角。接着,1974年,当这幅作品在巴黎拍卖时,他突然用灌满紫色油画颜料的喷枪向画作“扫射”,试图弄脏作品。但最终这一叛逆行为被制止,毁画行动没能成功。为了纪念这一行动,Morley将喷枪钉在了画作的右上角。如今,参观者可以在蓬皮杜艺术馆看到这幅充满故事的作品。

Jean Pierre Raynauds 搭建的住房在毁坏前的样子。(图片来源:欧洲时报)

Jean-Pierre Raynaud《位于La Celle Saint-Cloud的家》:摧毁“理想的乌托邦”

巨大的花盆和铺满白色瓷砖的建筑是法国著名当代艺术家Jean Pierre Reynaud最具标志性的两大象征。尤其是他从1969年起在巴黎西郊La Celle Saint-Cloud为自己建造的白色瓷砖建筑,成为他艺术生涯最重要的作品之一,但万万没想到,作为创造者的Jean Pierre Reynaud也成为了作品的摧毁者。

1969年,Jean Pierre Reynaud和他的妻子在La Celle Saint-Cloud建造了一座普通房子。很快他就意识到这种经典、正常的生活不是为他而生,也完全不适合他。随即这位无法随遇而安的艺术家决定结束这一切:他离了婚、亲手摧毁了与妻子共同建立的家庭,并试图从原有房子中找寻自身的意义和理想的乌托邦。他解释道:“我想建一座房子,就像每个人的房子一样,和我妻子住在一起。(...)我在这所房子内住了几个月。这对我来说是一种全新的体验,在那里,我意识到自己永远无法适应一个‘正常’的地方。(...)我觉得我必须质疑一切,这是我存在的一部分(...)我对自己说:‘必须重新研究身体的意义,并思考我是谁。’”

独自一人,Jean-Pierre Raynaud在他家中开始寻找理想之地的美学:这一乌托邦该如何定义?他通过研究空间的纯洁性来实现这一点,于是他决定使用一种常见单色建筑材料来覆盖整个建筑,那就是白色陶瓷砖。这种瓷砖在他家中无所不在,覆盖了他家的每平方米,由此带来的纯净与线条使得这座房子呈现出艺术的维度。

但到了1993年3月,Jean Pierre Reynaud又打算摧毁这一由他一手建造的“理想乌托邦”,历经24年的创作就这样被无情暴力地打碎。艺术家说道:“当我于1988年意识到这一作品已经完成,这对我来说是一个突然的打击,就好像研究到了尽头,生命也到了尽头。我无法接受自己与这一作品之间将要维持的关系,于是四年来,我一直在思考这一问题。最终,我意识到自己没法守护它到死,这个完美的建筑值得一个更大胆的结局,使其成为一件纯粹的艺术品。因此它必须承受一场终极变形,那就是摧毁。”最终,被摧毁的房子成为Raynaud最为人所津津乐道的作品。Raynaud重建理想之家再将其摧毁的故事也成为了艺术家天才与疯狂的见证。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载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fm.m4.cn/2018-11/1347927.shtml

文章来源:欧洲时报 | 责任编辑:东方

顶踩排行榜 打印本文

用户名: 快速登录 注册
array(24) { [0]=>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896)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57) "崔哥:敢占街?看美国警察是怎么对待的!"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opinion/2019-06/1354896.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7/1560770903486.jpg" ["description"]=> string(303) "香港占街,股市暴跌,市场瘫痪,亲痛仇快。一旦蔓延,南北反目,港民得到的不是民主,而是伊拉克的今天。中华民族一败涂地之日,哈哈大笑的恐怕不是中国人。你们懂我的意思。所以,同胞请勿上当,自家之事,好好商量。" ["time"]=> int(1560770936) } [1]=>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5009)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56) "CCTV6昨天临时改播《黄河绝恋》什么意思?"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opinion/2019-06/1355009.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20/1561036467712.jpg" ["description"]=> string(224) "19日上午7时,@CCTV6电影频道 准时发布当天节目预告,并重点推荐了10时21分放映的《黄河绝恋》。但此前节目单显示,电影频道原计划在该时段播放影片《我为相亲狂》。" ["time"]=> int(1561036500) } [2]=>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996)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61) "罗思义:见习近平之前 什么让特朗普压力山大"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opinion/2019-06/1354996.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20/1561030341744.jpg" ["description"]=> string(291)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美国总统特朗普将会在G20大阪峰会期间会晤的消息公布后,美股大幅上涨。正如英国《金融时报》一针见血地指出:“特朗普计划同习近平会晤就美中经贸合作进行沟通,推动美国股市大幅上扬。”" ["time"]=> int(1561030349) } [3]=>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975)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51) "郑永年:中国应对贸易战的关键是理性"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opinion/2019-06/1354975.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20/1560996489987.jpg" ["description"]=> string(291) "今天中美两国尽管进行着“贸易战”,但“贸易战”仅仅是一个名义而已,实际层面两国之间所进行的早已经大大超越了贸易范畴,包括商贸、投资、知识产权、技术等方面,可说是已经拉开了要进行全面经济战的架势。" ["time"]=> int(1560996495) } [4]=>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917)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57) "侠客岛:习近平此时出访朝鲜,有何深意?"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opinion/2019-06/1354917.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8/1560828392881.jpg" ["description"]=> string(316) "习近平总书记将于6月20日至21日对朝鲜进行国事访问。这是我们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时隔14年再次访问朝鲜,也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首次访问朝鲜。在这样特殊的时间节点上,习总书记访朝有何深意?朝鲜如今经济改革情况如何?" ["time"]=> int(1560828400) } [5]=>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955)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51) "彼得•布罗德:欧洲低估了中国的力量"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opinion/2019-06/1354955.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9/1560917414685.jpg" ["description"]=> string(176) "德国著名中国问题专家、畅销书作家弗兰克·泽林谈中美贸易争端、中国将崛起为未来世界第一强国,以及为什么欧洲不应低估中国。" ["time"]=> int(1560917460) } [6]=>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954)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54) "罗奇:美国政府对关税作用存在根本误解"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opinion/2019-06/1354954.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9/1560917233428.jpg" ["description"]=> string(242) "针对美方以加征关税等手段相威胁,频频挑起与主要贸易伙伴之间的经贸摩擦,美国耶鲁大学高级研究员、摩根士丹利亚洲区前主席史蒂芬·罗奇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作出了深入分析。" ["time"]=> int(1560917251) } [7]=>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932)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59) "麦克法兰:鼓吹"中美文明冲突"既愚蠢又危险"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opinion/2019-06/1354932.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8/1560856169888.jpg" ["description"]=> string(334) "文明,这是最近颇受关注的一个词和话题。前不久,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主任斯金纳将美中关系视作“文明较量”,该言论一出便受到各界批评。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5月中下旬,亚洲文明对话大会在北京举行,凸显中国对推动文明交流互鉴的重视。" ["time"]=> int(1560855240) } [8]=>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898)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61) "英专家:特朗普"美国第一"最终会让"美国垫底""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opinion/2019-06/1354898.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7/1560772297256.jpg" ["description"]=> string(318) "美国最近将中国华为公司列入黑名单的行政令体现了典型的特朗普风格:强硬、盛气凌人而且充满了民族主义情绪。然而经过仔细思考你也许会得出一个显而易见的结论——特朗普政府奉行的“美国第一”政策最终可能会造成“美国垫底”。" ["time"]=> int(1560772311) } [9]=>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742)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60) "储贺军:美国内反华同盟的坚冰开始出现裂痕"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opinion/2019-06/1354742.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3/1560395994498.jpg" ["description"]=> string(315) "虽然国内公知们还在坚称美国体制的优越性,但是身为总统的特朗普已经开始在拼上老命,努力挣脱美国体制对于他的束缚了。他不断地宣布子虚乌有的“紧急状态”,无非就是要突破美国体制对于总统的限制,以期实现美国的再次伟大。" ["time"]=> int(1560396032) } [10]=>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897)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57) "钟南山:公立医院姓"公"是医疗改革的关键 "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opinion/2019-06/1354897.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7/1560771114131.jpg" ["description"]=> string(228) "医院与学校一样,都是绝大多数普通百姓所必需的最为重要的公益事业。既然是公益事业,就应该主要由国家和政府来办,决不能把其主体交由社会特别是国内外资本来办。" ["time"]=> int(1560771117) } [11]=>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895)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61) "占豪:华为手里两张王牌 才是美国真正忌惮的"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opinion/2019-06/1354895.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7/1560770382856.jpg" ["description"]=> string(162) "华为向美国企业收专利费和量子计算机获得突破,对美国博弈来说也是两张王牌。我们且看华为怎么来对美形成博弈优势!" ["time"]=> int(1560770528) } [12]=>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893)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64) "兰斌强:郭台铭挺台独”反大陆",让人无可忍受"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opinion/2019-06/1354893.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7/1560769709471.jpg" ["description"]=> string(253) "一个口口声声“捍卫中华民国主权”的人,一个争取国民党提名2020大选的参选人,郭台铭却表态愿意配合“台独”势力举办的活动,不仅让台湾蓝营大跌眼镜,也引发了台湾社会的广泛争议。" ["time"]=> int(1560769713) } [13]=>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610)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39) "张文木:战略是刀尖上的哲学"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opinion/2019-06/1354610.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0/1560133322118.jpg" ["description"]=> string(0) "" ["time"]=> int(1560133332) } [14]=>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894)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60) "黄树东:应对贸易战,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opinion/2019-06/1354894.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7/1560769939424.jpg" ["description"]=> string(252) "美国挑起贸易争端,真实目的是什么?中国需要如何对应?《制度与繁荣》作者黄树东指出:美国提出的“贸易逆差”问题是一个虚假议题,我们需读准其背后真实意图,并制定全方位对策。" ["time"]=> int(1560769959) } [15]=>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815)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54) "郑渝川:美国独立战争不是一国革命产物"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2) "/historym4/2019-06/1354815.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5/1560597687786.jpg" ["description"]=> string(438) "《万国一邦:美国在世界历史上的地位》这本书就挑战了两个世纪以来,美国史学界的固有做法,将美国史纳入全球背景,清晰而深刻的指出,许多曾经被描绘为美国政治精英、军事精英、商业精英独创的制度化创新,以及其他一些对于美国历史进程形成了长期影响的重要选择,其实都是全球框架下各种政治主体相互作用的结果。" ["time"]=> int(1560597740) } [16]=>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892)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61) "戴旭:美国开始第六次战略转移 中国千万小心"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kiroran.net/opinion/2019-06/1354892.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7/1560769087267.jpg" ["description"]=> string(276) "美国百年来六次捕猎式全球战略转移,每一次战略转移必以肢解对手为目的,而且都成功了。美国建国之初,由于意识到自己是一个偏居一隅的弱小国家,华盛顿在告别演说中留下了著名的“孤立主义”战略。" ["time"]=> int(1560769114) } [17]=>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888)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60) "李克勤:毛主席告诫,不要宋襄公的仁义道德"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kiroran.net/opinion/2019-06/1354888.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7/1560766436621.jpg" ["description"]=> string(267) "仁义道德,在中国的含义,真的不能随便解读。因为存在大量伪善的仁义道德,假仁义道德,鲁迅称之为“吃人”。还有一种毛主席在《论持久战》里告诫的,我们不要的宋襄公“蠢猪式的仁义道德”。" ["time"]=> int(1560766440) } [18]=>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802)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57) "胡锡进尖锐解读:中国是个高调的国家吗?"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kiroran.net/opinion/2019-06/1354802.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5/1560571138609.jpg" ["description"]=> string(255) "中国被美国战略上盯上了,各种打压接踵而至。中国人的反思意识强,遇事先琢磨是否自己不对,于是就有些人想:如果我们更低调些,再多藏着掖着一些,是否就能够避免招来美国的遏制呢?" ["time"]=> int(1560571147) } [19]=>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851)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51) "周小川:应对贸易摩擦的两个治本办法"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kiroran.net/opinion/2019-06/1354851.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6/1560685915499.jpg" ["description"]=> string(326) "6月14日,在第十一届陆家嘴论坛上,中国金融学会会长、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和201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共同获得者、纽约大学经济学教授Paul ROMER接受主持人提问,回答了中美贸易摩擦、人民币国际化、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等诸多重要问题。" ["time"]=> int(1560685936) } [20]=>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826)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57) "陆克文:特朗普为中国送上一手贸易战好牌"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kiroran.net/opinion/2019-06/1354826.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6/1560644092854.jpg" ["description"]=> string(219) "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在美国《纽约时报》发表题为“特朗普为中国送上一手贸易战好牌”的署名文章。文章认为,特朗普给了中国一张非常有效的“民族主义牌”。" ["time"]=> int(1560644131) } [21]=>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816)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60) "王思林:80年前,面对包围封锁 我们这样应对"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kiroran.net/opinion/2019-06/1354816.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5/1560598137127.jpg" ["description"]=> string(234) "自力更生的“力”在哪里呢?答案是肯定的,这个“力”蕴藏在亿万民众之中。经过广泛动员,广大党政机关、军民、领导干部都投入到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生产大运动中去。" ["time"]=> int(1560598150) } [22]=>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788)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63) "人民快评:谁给瑞银首席经济学家的勇气辱华?"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kiroran.net/opinion/2019-06/1354788.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5/1560561660205.jpg" ["description"]=> string(324) "瑞银首席经济学家保罗·多诺万(Paul Donovan)发布在瑞银官网上的一份名为《通货膨胀非常正常》报告中出现了辱华言论,引起中国金融圈及网友的强烈不满。尽管该报告已撤下,瑞银和保罗·多诺万也都表示了歉意,但所引发的轩然大波并未平息。" ["time"]=> int(1560561663) } [23]=>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790)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57) "苑基荣:走进“共产党人治理”的印度大邦"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39) "http://news.m4.cn/2019-06/1354790.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5/1560562058123.jpg" ["description"]=> string(277) "喀拉拉邦位于印度西南部,西濒阿拉伯海,面积3.8万平方公里,是印度第十二大邦。喀拉拉邦人口约3300万,其中58%为印度教徒,21%为穆斯林,21%为基督教徒。该邦官方语言为马拉雅拉姆语,首府为特里凡得琅。" ["time"]=> int(1560562206) } }

崔哥:敢占街?看美国警察是怎么对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