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rea-flag

BBC:韩国从上至下的提升幸福感运动

2018-09-10 08:30 我要评论(0)

原文标题:The country trying to make all its people happier

译文标题韩国从上至下的提升幸福感运动

原刊媒体:BBC

作者Erin Craig

原文链接:http://www.bbc.com/capital/story/20180814-can-you-introduce-laws-to-make-people-happier

济州岛海边的景色让人感觉不到韩国有幸福感的问题。

露天音乐会传来的声音,加上游乐场里的喧嚣,丝毫没有影响游客们自拍的兴致。车尚大正在享受他的假期,他拿着一支钓鱼竿,斜靠在一条人行步道上,孩子们在旁边玩耍。他无意中成为了政府“worabel”运动的绝佳宣传广告。

“worabel”是一个韩国缩略语,表示“工作与生活的平衡”。韩国人以全球最长工作时间而著称,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提供的信息,有超过20%的人每周工作50个小时以上。大部分人使用的假期不到带薪假期额度的一半。

韩国济州岛西归浦港湾的一个渔民。

这种现象导致的压力让这个国家频发自杀,它还是造成这个国家低生育率的主要因素,因为职场妈妈还需要承担很多育儿的工作。

政府应对这一系列问题的措施是:让人们感到更加幸福。

时间和金钱

这并不是那种一团和气、推杯换盏式的主意,而是试图通过立法的方式改变长久以来的文化。

所谓国民幸福,既包含心理因素,也有一系列数据指标。联合国和经合组织都在发布全球年度幸福报告,用复杂的社会经济指标(比如人均GDP、寿命、教育、腐败)来确定每个国家的幸福程度。这种含混不清的指标被心理学家称为“主观幸福”,也就是幸福的人怎样看待自己。

与我们的想象不同,客观上的高质量生活不一定会导致高的“主观幸福”。韩国人已经足够富有,从宝马汽车到遥控马桶样样不缺,但是他们的生活满意度自2013年开始一直低于经合组织的平均值。以“人民第一”口号当选的文在寅总统,发誓要弥合这个差距。

2018年,韩国的最低工资标准提高了16.4%,预测2019年还将提升10.9%。

“今年韩国的人均收入将达到3万美元,”文在寅在2018年新年记者招待会上说,“数字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确保人民真正享受到与3万美元相匹配的高质量生活。”

从这个角度来说,政府下定决心要让韩国人走出办公室,从事更健康的活动。其中最大的一项改革是把每周最长工作时间从68个小时降低到52个小时。这并不是一个建议,不遵守这条法律的雇主有可能会面临两年监禁。政府还大幅调高最低工资标准,同时采取一系列措施,包括育儿假期、育儿补贴、降低心理诊疗费用、增加养老金、扩大上届政府的“幸福基金”适用范围——这项基金被用来帮助公民偿还特定的贷款。

作为首尔一家轮胎公司产品策划和质量经理的车,认为这些措施正是韩国所需要的。他认为有些问题,比如低出生率,绝不能被忽视。“我觉得就应该执行这些政策,现在正是时候。”

理论上来说,改善生活质量会让整个国家受益。低收入群体手里的钱多了,就会提高各类产品和服务的需求量。人们可支配的时间多了,娱乐业收入就会提高。自杀率随之下降,幸福的人们会生更多的孩子。问题解决了!

可惜没那么简单。

数学方法

立法保证幸福,是很复杂的一件事。一个国家的主观幸福度取决于各类不同的因素,从政治自由到环境保护。

联合国全球年度幸福报告的编纂者、韩国发展研究所公共政策管理学院的副教授旺顺认为,政策制定者应当遵循幸福经济学家的研究结果。“他们不会告诉人们怎样才能得到幸福,”他说,“而是告诉政府哪些政策可以提升或者降低幸福指数。”例如,统计学的研究结果表明,失业会对国家的幸福程度造成巨大的影响。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韩国政府专注于提供就业,即使是那些低收入的临时工作。因此韩国的主观幸福度相对稳定,而欧洲国家,比如希腊和西班牙,幸福度大幅下挫,到今天也没有完全恢复。

韩国并不是唯一把幸福指数纳入制定政策考量的国家。英国自2012年开始记录国民的幸福感,并利用这些数据左右心理健康、就业和持续性教育方面的政策。阿联酋在近期任命了一位“国家幸福部长”,目标是在2021年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国家之一。

对于幸福管理最著名的例子是不丹。这个东南亚小国从2008年开始,正式把“国民幸福总值”排在经济发展指标之前,它设定了一些计算全国幸福程度的标准。文在寅总统在2016年曾访问不丹,据说他对这个国家采取的措施印象深刻。

这并不等同于模糊地推行幸福的理念。文的政府所执行的政策直接、有力、针对韩国当前所面临的具体问题。有迹象显示一切都在按部就班地进展。专门研究韩国过长工作时间与生活满意度关系的旺认为,理想的每周工作时长应当是40-50小时。至于与薪酬相关的幸福程度,对低收入群体的关注可以取得最大的收效。

幸福是有限的资源

但是现在还远谈不上成功。2018年最低工资标准上升了16.4%,2019年还将上升10.9%。这种快速的变化让人们担心未来就业岗位的流失。已经有一些汽车公司威胁要停止提供服务,就是因为用工成本的上升,还有一些企业开始削减工时,以降低运营成本。

缩减每周工时也很难得到推广。韩国人的习惯是不眠不休地在截止时间前把工作完成,减少工时但不减少工作量,让员工只能加班。这是韩国职场根深蒂固的潜规则:2012年,40%的工人没有拿到加班工资。

而且,韩国并不是一个可以轻易获得幸福感的地方。延世大学幸福与文化心理实验室主任苏恩阔指出,不同的文化有对幸福的不同理解。在崇尚个人主义的文化中,比如英国和美国,每个人都可以定义自己的幸福。但是在集体主义的文化中,比如韩国,社会被置于个人之上,所以幸福有强烈的社会属性。“换句话说,”苏说,“我在主观上如何认为我的生活有时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别人怎么看我。这就需要一些现实中的成就,也就是说你要向外界证明你值得拥有幸福。因此你需要一些明显的证据,比如顶级高校的毕业证书、一辆奢侈豪华的汽车、一所宽敞的住宅。”

但是在韩国,大学录取指标和令人垂涎的公务员职位往往都人满为患。所以,幸福变成了只有少数实现理想人群所能享受到的有限资源。苏说:“在一个高度集体化的文化中,这就是一个零和游戏。”既然超时工作已经变成了一种美德,就很难去改变。

个人动机

文在寅总统试图解决这类问题。为了做出表率,总统有意用掉了他所有的带薪假期。如果一个肩负与持有核武器国家进行和平谈判使命的人都可以休息一下,或许其他人也可以。

但是专家认为,让人们拥有一些闲暇时间仅仅解决了问题的一半,另一半问题是人们怎么利用这些时间。

我们可以回过头来看看在落日的余晖下钓鱼、与孩子玩耍的车尚大。车在一个岗位上已经工作了15年,他感觉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基本上处于平衡状态。他的公司已经开始执行每周40小时工作制,偶尔会有加班。他一般都会充分享受假期。

“我的公司鼓励休假,”他笑着说,“当然,我的妻子也喜欢休假。”

他认为,有些人或许不喜欢从法律层面规定工作和生活的安排。如果这是企业自主的行为,人们或许会更快地接受。当然,没有一劳永逸的政府法令。

那么他认为这个改变是正确的吗?“我认为是的,”他笑着看孩子们在周围跑来跑去,“我认为这会改变未来的许多事情。”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载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fm.m4.cn/2018-09/1346144.shtml

文章来源:BBC | 责任编辑:满仓

顶踩排行榜 打印本文

用户名: 快速登录 注册
array(24) { [0]=>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896)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57) "崔哥:敢占街?看美国警察是怎么对待的!"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opinion/2019-06/1354896.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7/1560770903486.jpg" ["description"]=> string(303) "香港占街,股市暴跌,市场瘫痪,亲痛仇快。一旦蔓延,南北反目,港民得到的不是民主,而是伊拉克的今天。中华民族一败涂地之日,哈哈大笑的恐怕不是中国人。你们懂我的意思。所以,同胞请勿上当,自家之事,好好商量。" ["time"]=> int(1560770936) } [1]=>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5009)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56) "CCTV6昨天临时改播《黄河绝恋》什么意思?"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opinion/2019-06/1355009.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20/1561036467712.jpg" ["description"]=> string(224) "19日上午7时,@CCTV6电影频道 准时发布当天节目预告,并重点推荐了10时21分放映的《黄河绝恋》。但此前节目单显示,电影频道原计划在该时段播放影片《我为相亲狂》。" ["time"]=> int(1561036500) } [2]=>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996)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61) "罗思义:见习近平之前 什么让特朗普压力山大"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opinion/2019-06/1354996.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20/1561030341744.jpg" ["description"]=> string(291)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美国总统特朗普将会在G20大阪峰会期间会晤的消息公布后,美股大幅上涨。正如英国《金融时报》一针见血地指出:“特朗普计划同习近平会晤就美中经贸合作进行沟通,推动美国股市大幅上扬。”" ["time"]=> int(1561030349) } [3]=>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975)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51) "郑永年:中国应对贸易战的关键是理性"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opinion/2019-06/1354975.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20/1560996489987.jpg" ["description"]=> string(291) "今天中美两国尽管进行着“贸易战”,但“贸易战”仅仅是一个名义而已,实际层面两国之间所进行的早已经大大超越了贸易范畴,包括商贸、投资、知识产权、技术等方面,可说是已经拉开了要进行全面经济战的架势。" ["time"]=> int(1560996495) } [4]=>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917)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57) "侠客岛:习近平此时出访朝鲜,有何深意?"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opinion/2019-06/1354917.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8/1560828392881.jpg" ["description"]=> string(316) "习近平总书记将于6月20日至21日对朝鲜进行国事访问。这是我们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时隔14年再次访问朝鲜,也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首次访问朝鲜。在这样特殊的时间节点上,习总书记访朝有何深意?朝鲜如今经济改革情况如何?" ["time"]=> int(1560828400) } [5]=>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955)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51) "彼得•布罗德:欧洲低估了中国的力量"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opinion/2019-06/1354955.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9/1560917414685.jpg" ["description"]=> string(176) "德国著名中国问题专家、畅销书作家弗兰克·泽林谈中美贸易争端、中国将崛起为未来世界第一强国,以及为什么欧洲不应低估中国。" ["time"]=> int(1560917460) } [6]=>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954)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54) "罗奇:美国政府对关税作用存在根本误解"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opinion/2019-06/1354954.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9/1560917233428.jpg" ["description"]=> string(242) "针对美方以加征关税等手段相威胁,频频挑起与主要贸易伙伴之间的经贸摩擦,美国耶鲁大学高级研究员、摩根士丹利亚洲区前主席史蒂芬·罗奇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作出了深入分析。" ["time"]=> int(1560917251) } [7]=>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932)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59) "麦克法兰:鼓吹"中美文明冲突"既愚蠢又危险"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opinion/2019-06/1354932.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8/1560856169888.jpg" ["description"]=> string(334) "文明,这是最近颇受关注的一个词和话题。前不久,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主任斯金纳将美中关系视作“文明较量”,该言论一出便受到各界批评。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5月中下旬,亚洲文明对话大会在北京举行,凸显中国对推动文明交流互鉴的重视。" ["time"]=> int(1560855240) } [8]=>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898)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61) "英专家:特朗普"美国第一"最终会让"美国垫底""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opinion/2019-06/1354898.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7/1560772297256.jpg" ["description"]=> string(318) "美国最近将中国华为公司列入黑名单的行政令体现了典型的特朗普风格:强硬、盛气凌人而且充满了民族主义情绪。然而经过仔细思考你也许会得出一个显而易见的结论——特朗普政府奉行的“美国第一”政策最终可能会造成“美国垫底”。" ["time"]=> int(1560772311) } [9]=>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742)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60) "储贺军:美国内反华同盟的坚冰开始出现裂痕"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opinion/2019-06/1354742.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3/1560395994498.jpg" ["description"]=> string(315) "虽然国内公知们还在坚称美国体制的优越性,但是身为总统的特朗普已经开始在拼上老命,努力挣脱美国体制对于他的束缚了。他不断地宣布子虚乌有的“紧急状态”,无非就是要突破美国体制对于总统的限制,以期实现美国的再次伟大。" ["time"]=> int(1560396032) } [10]=>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897)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57) "钟南山:公立医院姓"公"是医疗改革的关键 "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opinion/2019-06/1354897.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7/1560771114131.jpg" ["description"]=> string(228) "医院与学校一样,都是绝大多数普通百姓所必需的最为重要的公益事业。既然是公益事业,就应该主要由国家和政府来办,决不能把其主体交由社会特别是国内外资本来办。" ["time"]=> int(1560771117) } [11]=>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895)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61) "占豪:华为手里两张王牌 才是美国真正忌惮的"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opinion/2019-06/1354895.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7/1560770382856.jpg" ["description"]=> string(162) "华为向美国企业收专利费和量子计算机获得突破,对美国博弈来说也是两张王牌。我们且看华为怎么来对美形成博弈优势!" ["time"]=> int(1560770528) } [12]=>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893)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64) "兰斌强:郭台铭挺台独”反大陆",让人无可忍受"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opinion/2019-06/1354893.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7/1560769709471.jpg" ["description"]=> string(253) "一个口口声声“捍卫中华民国主权”的人,一个争取国民党提名2020大选的参选人,郭台铭却表态愿意配合“台独”势力举办的活动,不仅让台湾蓝营大跌眼镜,也引发了台湾社会的广泛争议。" ["time"]=> int(1560769713) } [13]=>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610)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39) "张文木:战略是刀尖上的哲学"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opinion/2019-06/1354610.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0/1560133322118.jpg" ["description"]=> string(0) "" ["time"]=> int(1560133332) } [14]=>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894)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60) "黄树东:应对贸易战,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opinion/2019-06/1354894.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7/1560769939424.jpg" ["description"]=> string(252) "美国挑起贸易争端,真实目的是什么?中国需要如何对应?《制度与繁荣》作者黄树东指出:美国提出的“贸易逆差”问题是一个虚假议题,我们需读准其背后真实意图,并制定全方位对策。" ["time"]=> int(1560769959) } [15]=>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815)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54) "郑渝川:美国独立战争不是一国革命产物"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2) "/historym4/2019-06/1354815.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5/1560597687786.jpg" ["description"]=> string(438) "《万国一邦:美国在世界历史上的地位》这本书就挑战了两个世纪以来,美国史学界的固有做法,将美国史纳入全球背景,清晰而深刻的指出,许多曾经被描绘为美国政治精英、军事精英、商业精英独创的制度化创新,以及其他一些对于美国历史进程形成了长期影响的重要选择,其实都是全球框架下各种政治主体相互作用的结果。" ["time"]=> int(1560597740) } [16]=>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892)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61) "戴旭:美国开始第六次战略转移 中国千万小心"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kiroran.net/opinion/2019-06/1354892.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7/1560769087267.jpg" ["description"]=> string(276) "美国百年来六次捕猎式全球战略转移,每一次战略转移必以肢解对手为目的,而且都成功了。美国建国之初,由于意识到自己是一个偏居一隅的弱小国家,华盛顿在告别演说中留下了著名的“孤立主义”战略。" ["time"]=> int(1560769114) } [17]=>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888)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60) "李克勤:毛主席告诫,不要宋襄公的仁义道德"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kiroran.net/opinion/2019-06/1354888.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7/1560766436621.jpg" ["description"]=> string(267) "仁义道德,在中国的含义,真的不能随便解读。因为存在大量伪善的仁义道德,假仁义道德,鲁迅称之为“吃人”。还有一种毛主席在《论持久战》里告诫的,我们不要的宋襄公“蠢猪式的仁义道德”。" ["time"]=> int(1560766440) } [18]=>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802)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57) "胡锡进尖锐解读:中国是个高调的国家吗?"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kiroran.net/opinion/2019-06/1354802.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5/1560571138609.jpg" ["description"]=> string(255) "中国被美国战略上盯上了,各种打压接踵而至。中国人的反思意识强,遇事先琢磨是否自己不对,于是就有些人想:如果我们更低调些,再多藏着掖着一些,是否就能够避免招来美国的遏制呢?" ["time"]=> int(1560571147) } [19]=>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851)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51) "周小川:应对贸易摩擦的两个治本办法"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kiroran.net/opinion/2019-06/1354851.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6/1560685915499.jpg" ["description"]=> string(326) "6月14日,在第十一届陆家嘴论坛上,中国金融学会会长、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和201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共同获得者、纽约大学经济学教授Paul ROMER接受主持人提问,回答了中美贸易摩擦、人民币国际化、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等诸多重要问题。" ["time"]=> int(1560685936) } [20]=>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826)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57) "陆克文:特朗普为中国送上一手贸易战好牌"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kiroran.net/opinion/2019-06/1354826.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6/1560644092854.jpg" ["description"]=> string(219) "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在美国《纽约时报》发表题为“特朗普为中国送上一手贸易战好牌”的署名文章。文章认为,特朗普给了中国一张非常有效的“民族主义牌”。" ["time"]=> int(1560644131) } [21]=>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816)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60) "王思林:80年前,面对包围封锁 我们这样应对"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kiroran.net/opinion/2019-06/1354816.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5/1560598137127.jpg" ["description"]=> string(234) "自力更生的“力”在哪里呢?答案是肯定的,这个“力”蕴藏在亿万民众之中。经过广泛动员,广大党政机关、军民、领导干部都投入到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生产大运动中去。" ["time"]=> int(1560598150) } [22]=>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788)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63) "人民快评:谁给瑞银首席经济学家的勇气辱华?"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46) "http://www.kiroran.net/opinion/2019-06/1354788.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5/1560561660205.jpg" ["description"]=> string(324) "瑞银首席经济学家保罗·多诺万(Paul Donovan)发布在瑞银官网上的一份名为《通货膨胀非常正常》报告中出现了辱华言论,引起中国金融圈及网友的强烈不满。尽管该报告已撤下,瑞银和保罗·多诺万也都表示了歉意,但所引发的轩然大波并未平息。" ["time"]=> int(1560561663) } [23]=> array(11) { ["contentid"]=> int(1354790) ["icon"]=> string(5) "blank" ["iconsrc"]=> string(0) "" ["title"]=> string(57) "苑基荣:走进“共产党人治理”的印度大邦" ["color"]=> string(0) "" ["url"]=> string(39) "http://news.m4.cn/2019-06/1354790.shtml" ["subtitle"]=> string(0) "" ["suburl"]=> string(0) "" ["thumb"]=> string(27) "2019/0615/1560562058123.jpg" ["description"]=> string(277) "喀拉拉邦位于印度西南部,西濒阿拉伯海,面积3.8万平方公里,是印度第十二大邦。喀拉拉邦人口约3300万,其中58%为印度教徒,21%为穆斯林,21%为基督教徒。该邦官方语言为马拉雅拉姆语,首府为特里凡得琅。" ["time"]=> int(1560562206) } }

崔哥:敢占街?看美国警察是怎么对待的!